追蹤
唐宏安的旅行專門店
關於部落格
台灣女作家 / 旅遊冒險家 / 因算牌在新加坡金沙賭場被列終生黑名單 / 著《再窮也要玩歐洲》、《我的決勝21點》

*工作邀約請洽:
dayanetang@yahoo.com.tw
  • 316317

    累積人氣

  • 13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南神父的水蜜桃和英文課

南耀寧神父,法國人,講話卻有濃濃的愛爾蘭腔。電話中我跟神父說想要到新竹看看他,南神父說:「這星期不太理想,我這星期在後山。」
「沒關係,那我可以去後山找你嗎?」
「可以是可以,如果你找得到的話!」南神父答應我之後,就詳細的數了山上的部落和產業道路上的岔路,但愛爾蘭腔調讓我聽不太懂。沒關係,路在嘴上嘛!到時候找不到再說囉!
 
我和南神父約在石磊天主堂,早上九點半的彌撒。
當我上地圖google到石磊這個地點時我真的有些傻眼,要走省道、縣道,到縣道終點還有一大段產業道路才會到的地方。
 
前一天我先從台北前往竹東,星期日早上五點起床,天還沒亮,我要前往傳說中的石磊部落。過了內灣,道路開始向上爬升,沒多久進了尖石。印象中尖石已是”山裡面”的地名。問問路邊早起的原住民,「石磊喔!沿著地上的白線一直走,到山裡再問人啦!」我不是已經在山裡面開很久了嗎?”還要再山裡面”是什麼情況呀?原住民的回答讓我覺得很可愛卻還是充滿疑惑。
 
途中經過一個又一個陡峭的爬坡,我很慶興自己開的是吉普車,又經過一個個驚險的髮夾彎,很窄的產業道路讓我的車不停被樹枝掃過,無法會車又要倒車讓路的路口…。每次問路,總是同一個答案「你到山裡再問其他人。」開錯幾次路,翻過兩個山頭,又經過兩次河谷之後,老天還是讓我平安抵達石磊國小。
 
南神父說天主堂就在石磊國小旁的路再上去,把車停在國小,再走十分鐘可以到。當我車在石磊國小停好,馬上引起國小內的一陣小騷動。孩子們像是間諜在四周觀察我,原來山裡部落很少外人出現,我差不多跟外星人一樣稀有。「你們知道天主堂在哪裡嗎?」我這個外星人先開口示好,原住民孩子馬上興奮的說要帶我去。
 
我聽說,石磊部落的偏遠是有名的。石磊國小創校至今就有兩任校長在開車前往學校的路上不幸墜落山谷而喪命,我能夠平安的抵達真的是老天保佑。學校總是招不到老師,周圍山裡的孩子也都住校,因為從最近的一個部落走路上學要一個小時,而南神父知道這邊的泰雅族孩子很缺乏學習資源,於是每個星期三下午來學校教英文,也在其他部落及竹東安排免費的英文補習課程。
 
當我氣喘噓噓爬上天主堂前的那個陡坡,赫然看見傅義修士設計中特有的十字架,原來在新竹的深山中也有傅修士的教堂作品,而南神父就站在教堂門口招呼每個人。「哇!你找到了!」南神父一看我就中氣十足的喊了起來,握著我的雙手十分溫暖有力。
 
南神父不到60歲,正值精華的壯年,在教堂周圍跟每一位教友寒暄聊天,又大聲的喊著某某有沒有下山來呀?看南神父跟每個族人的互動,突然錯覺神父很像里長伯,有的孩子衝上去抱著神父的肚子,還有年輕媽媽帶著新生兒來給神父看看。幾位青少年在旁邊打打鬧鬧被神父唸了,孩子說:「南神父很兇喔!」
 
這個天主堂的氣氛真的不一樣!
 
泰雅族的彌撒還是以中文為主,因為南神父到部落來約八九年的時間,泰雅語還不是全部都會講,所以中文講道配上泰雅歌謠。約七十個人參加彌撒,年齡分佈非常平均,十歲以下的約有十個人,十幾歲的十個人,二十多歲、三十歲的、五六十歲的都平均十人左右,很難得在深山部落會有這麼多年輕人,讓這兒顯得生氣蓬勃。
彌撒後神父熱情的問我要不要買水蜜桃,轉身指了教堂後方往上方四十五度角的另一座山頂說:「你到那邊去買水蜜桃很棒喔!風景也很棒喔!」天呀!更高的山裡面,不知又要往上開多久的車才會到。
 
南神父幫助在地原住民做的另一件事就是水蜜桃產地直銷。台灣的農產品,特別是水果有很高的品質,可是果農總是最窮苦的一群,大都市的水蜜桃不便宜,真正賺錢的卻是中間盤商。南神父運用教會力量幫助尖石幾個偏遠部落將水蜜桃直銷到台北,讓原住民賺到真正的利潤,過更好的生活。所以我們在台北新生南路的聖家堂可以買到尖石的水蜜桃,這是南神父和另一位丁神父努力的結果。也因為產地直銷方式讓原住民有錢賺,也因此年輕人願意留在深山部落打拼,也願意留在家鄉生孩子,這是尖石鄉部落特別有活力的原因。
 
神父不忘向我推銷當地的水蜜桃,介紹了一位住在那座山頭的教友帶我上去,那是「上抬耀部落」。我們跟著族人的吉普車在山路上飆車,半小時後就到達剛剛遠在天邊的山頭,我們已經身在群山頂。
 
教友家裡生了六個孩子,最小的兩個女兒帶我逛部落,看山豬,採野生百香果。又在他們家中水蜜桃吃到飽,不甜的就丟山裡,再拿一顆甜的吃,壘球搬大的水蜜桃一個一個塞給我,我喊著吃不下了,兩個可愛的小女生跟我說:「你要珍惜此時此刻呀!」
 
部落裡的族人忙上忙下搬水蜜桃,六個孩子排排坐在地上折水蜜桃紙盒,口中聊著最近流行的電視選秀節目,不時哼唱幾句英文歌。這個深山中的部落雖然距離遙遠,但我感覺得他們心靈的滿足與富有。南神父的英文課帶給他們不同的視野,水蜜桃產地直銷讓部落的族人感到未來有希望,深山部落生氣蓬勃,就跟南神父中氣十足的笑聲一樣。
 
離開前,教友的小女兒跟我說:「你以前不知道來部落的路,現在知道了,以後還要再來喔!」伸出小指頭要跟我打勾勾。回程的路上我忘了算翻過幾個山頭才開回新竹,只是覺得與石磊部落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遠了,我已經知道通往桃花源的路,一定不會忘記,下次還要再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