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唐宏安的旅行專門店
關於部落格
台灣女作家 / 旅遊冒險家 / 因算牌在新加坡金沙賭場被列終生黑名單 / 著《再窮也要玩歐洲》、《我的決勝21點》

*工作邀約請洽:
dayanetang@yahoo.com.tw
  • 328050

    累積人氣

  • 9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為古蹟革命的神父──戴宏基

 和戴神父聊天的第一分鐘,我就感覺到戴神父是一位會革命的神父

戴神父從花蓮當地的政治情況開始聊起,他對在地的一切都很關心,就連台北花蓮之間的物價差距他都非常清楚。他仔細分析蘇光高為什麼一定要建,還有地方上反蘇花高的勢力,就連花蓮的黑白兩道他都很清楚。戴神父講一口濃濃的北京腔,但尾音卻和原住民一樣上揚,讓人印象深刻。

戴宏基神父28歲來到台灣,今年已經61歲了,他帶領著我們一行人從鳥居開始,細細介紹他所保留下來的古績,對於三十多年前的地貌細細描述,比我在網路上所查到的任何資料都還詳細。

說到新城地區早年的歷史事件──新城事件「原住民的說法是少女被強暴,而日本方面的文獻寫的是原住民少女和日本軍人談戀愛,這部分不能斷定哪一方說的屬實。」神父對於任何事情都有追根究抵的精神。談到鳥居前的日本神社古蹟「狛犬」到底是犬還是獅的由來,他還跟大學教授爭辯過,最後戴神父勝出,可見戴神父對於天主堂所擁有的一草一木都做過考證。

戴神父不愧是「古蹟的守護者」,他說到當年如何從政府單位手中搶下日本神社及廟的部分文物,還要加以改造,才能保留下今天我們所看到的神社遺址。現在日本教科書否認侵華,而台灣大部分的神社遺址早以不復存在,實在很感謝當年戴神父就有古蹟保存的長遠眼光。

戴神父把天主堂前面已廢棄的診所改為古蹟文物的展示館,裡面的東西雖少卻維護的非常好,可以說是博物館等級的收藏,難以想像戴神父一個人怎麼辦到的。

戴神父對於原住民的文化傳承也很有見解。他講一口流利的泰雅族語,但是對於族語教育卻持反對的意見。「語言是一種工具,越廣泛越好。」他說。戴神父舉了他的家鄉瑞士的例子,以及天主教長久以來傳承拉丁文的例子,他認為語言若是沒有拿來溝通,再怎麼透過教育制度也很難保留。而人們是否用這種語言溝通,實在不是制度能決定的,是社會的變遷自然形成的。我這時候才了解,為什麼在我們見面的第一分鐘神父就說他不認同台灣的母語政策。

我問起他在太魯閣天祥附近山上所蓋的「竹村天主堂」,聽說很美,但是要走單程兩小時以上的步道才會抵達。他說他是為了泰雅族人蓋的,可惜失敗了!「在我的家鄉,人們都很愛山。泰雅族人也愛山,我想要蓋一個天主堂讓他們偶爾上去有地方可以住,去親近山。可惜現在這麼多年了,泰雅族人會跟著我上山,卻從來沒有一個人主動跟我拿鑰匙想要去。所以我認為是失敗了。」戴神父在瑞士是攀登阿爾卑斯山的教練,所以對山特別有感情。「我在瑞士受過專業訓練,但來到台灣的山卻是完全不同,我們應該要跟泰雅族人學爬台灣的山,怎麼都沒有人去學咧?」戴神父有點懊惱的神情,讓我感覺到他愛台灣,就像是台灣是自己的國家一樣。

戴神父一整個下午很熱情又詳盡的介紹天主堂古蹟,更多的是他對台灣這片土地上所有人、事、物的關心,口中批判的每一句,都是出自對台灣的愛,也讓我深深感動。

台灣的山與台灣的原住民都是上天獨一無二的禮物,還有更多的東西等待我去發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